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网上手游棋牌:南疆之行忆当年(十四)(0/0)

岜邦村里寻亲人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宣布时间:2019年12月01日 点击数: 次 字号:

作家 宋福祥

大巴车在高速路上疾驰着,参战老兵们都很兴奋,因为途中我们要下高速拐进一个乡村,这个乡村的名字叫渠黎乡岜邦村。在老兵们的心里这是一片值得留恋的土地,那里有着各人难以磨灭的影象。1979年1月4日,43军128师383团衔命南下集结,团直82无后座力炮连被部署到渠黎乡岜邦村进行紧张的战前训练。虽然在这个壮族乡村只有40天的短期驻防,但这对于每一名从这里出发奔赴前线的官兵来说,都是一生难以忘怀的地方。

大巴车借助现在先进的导航系统,七弯八拐,最后才找到了渠黎乡岜邦村。四十年后的村口已是面目全非,昔日的老宅撤消了许多,只有几栋疏弃的石墙瓦房还能辩析出当年的村容。这时烈日炎炎,村口的水泥地面晒得发烫。车子刚刚停到村口,老排长方登汉,老兵柏正荣、李守义、姜志亮、杨红、邓观容、崔文彬、陈方林、冯训虎、高健等就急急遽的跳下车进入村口,顺着左边的一条巷子找了进去。我与刘家智、柳保山、程广杰、尹卓然、周汉平陪着老连长曹满庭、指导员杨显德、副连长王中林进入村口,在村口的那栋房前停留了一下之后进入到靠右的那条巷子,没走多远就找到了岜邦村老村委会的办公楼。

这栋办公楼已经废弃,只是陈旧的村牌还在,操场上长满了杂草,窗棂上充满了蛛丝。老连长曹满庭长舒了一口气息说:“找到了!就是这里,当年我们每天都在这个坝子里荟萃点名,转达团部的各项指示命令。”

尹卓然和周汉平跑前忙后,拍摄种种照片。我们继续右行,不远处就有一片民居,一群妇女坐在树下纳凉扯闲白带孩子。我们上前与她们搭话,了解现在岜邦村的情况,并告诉她们,我们是当年打仗前驻扎在村里的解放军。指导员杨显德来回奔忙,累得满头大汗。一群穿得五颜六色的军嫂蜂拥着尹卓然的老母亲孙忆珍老人跟在老兵们的后面进了村,也想实地看看乡村里的情形。

在几位老乡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岜邦村委会的新办公楼,是一栋三层楼房,水泥场坝也十分宽敞,公路从右后进入,左边是几棵大树和一园竹子。有了这个坐标和方位,当年的乡村在老兵们的影象里一下子清晰起来,每一条巷道都一下子熟悉起来,各自散去直奔当年住过的屋子,寻找当年的老房东,乡村里马上热闹起来。

当年的老乡亲也开始奔走相告,嘴里兴奋地喊着,当年的解放军又回到乡村里来了。有的张罗着弄饭吃,有的张罗着摆水果,纷歧会儿村委会大楼前的塔坝里就挤满了人,相互握手拥抱,互诉衷肠,然后合影留恋。当年的副连长张学柱,几经周折把当年渠黎乡岜邦村的女书记陆秀娟找着了,一路含着热泪迎了过来,与老连长曹满庭,指导员杨显德,副连长王中林,排长方登汉、赵文生、李洪琛一一亲切握手,而且还能一一叫着名字和军职来。老支书陆秀娟当年44岁,是一位慨气十足,公正正派,深受军民恋慕的好书记,对解放军官兵照顾得无微不至。四十年已往,陆秀娟已是一位鹤发苍苍的老人,84岁的她身体很好,叙起当年的军民渔水情,老支书的眼里始终含着泪光。

正热闹时,参战老兵柏正荣和李守义,领着当年的房东,扛着几个西瓜就来了,他跑到老连长曹满庭的面前放下西瓜,情不自禁地行了个军礼,然后高声陈诉说:“陈诉连长!我们不仅找到了房东,而且还看到了四十年前,我们连队给老乡送的一块绣匾,觉得这些工具太珍贵了,可以堪称革命文物!”老连长曹满庭还了军礼,命令道:“好!快带各人去看看!”全连官兵随着老连长去了房东张艺成的家。

果真当年的那块绣匾还完好无损端规则正地挂在房东张艺立室的堂屋中间。上面用红色油漆喷着“军民渔水情”的字样,下面的落款是“128师383团团直82无后坐力炮连”。更让人感动的是,房东还把镜匾的下面放了一张红漆桌子,在镜匾的左右下角各摆放了一盆花,这明白是把这方镜匾当成他们家至高无上的荣耀了。

指导员杨显德见此情景硬是激动不已,站在阶沿上向我们全体参战老兵下达了口令:“全体都有啦!立正!敬礼!”我们面向这家房东,也面向这块镜匾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老兵们的眼里闪着泪光,军嫂们被眼前的情景感动了,激情化作泪儿涌出。

就在我们追随曹连长去看那块镜匾的时刻,老兵邓观容和司务长张晋标陪着老支书陆秀娟去了村口那片树荫下。陆秀娟老人命令妇女们采摘鲜果,搬出最大最甜的西瓜用刀切好,用托盘摆放在石凳上。她一边忙活,嘴里还在一边念叨:“当年的解放军回来了,当年的解放军回到了啊!”

或许这四十年间,乡亲们就一直心存着一个念想,当年的解放军还会回来的。在那个条件艰辛,生活困难的岁月,解放军官兵在这里进行了战前最艰辛的训练,而且是从这里出发开赴了前线。1979年2月15日,解放军官兵们在登车出发的时刻,支书陆秀娟领导全村的父老乡亲把我们送到村口,流着热泪要我们保重。队伍开赴前线完成作战任务之后,集中撤回到宁明县城休整,就没有再回岜邦村。岜邦村的老支书和乡亲们一直牵挂着这支队伍,这些可爱的战士。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最可爱的人在经历过战火硝烟洗礼之后的具体情形。盼啊盼啊!一直想获得这支队伍的准确消息,终于在四十年后的今天,那一群生龙活虎的解放军战士,在连长指导员的领导下又回到了岜邦村,寻找当年的亲人来了。这份牵挂,这份相思,这份情感,是那样的纯洁与高尚。

这虽然只是一次短暂的相逢,却点燃了相互之间无限的激情。当我们就要离开村子到村口登车时,老支书陆秀娟迈着蹒跚的脚步,领着村民们仍像四十年前一样,满含着热泪送壮士登程。大巴车拐了个弯,徐徐地驶出了乡村,很久之后我转头望去,乡亲们还站在村口向我们挥手。这次再来岜邦村,村口的那几棵老树,那几间老宅,另有村旁的那一园竹影,都深深地刻印在了我的心壁之上,就似乎在生命之中又多了一份牵挂,一份乡愁。

责任编辑:向端生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