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鹤峰网>人文频道>鹤峰印象

网上手游棋牌:《风雨江坪河》连载(26))(0/0)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宣布时间:2019年11月27日 点击数: 次 字号:

签约作家:溇水涛声

第六章:规范永在(第5节)

带着防滑链条的车,在山谷里行驶,只见群山一片银色,沿途的农舍、田园都被厚厚的冰雪笼罩着,清湖高山上的雪更厚,许多树竟被压断了……

去蛤蟆颈,下大公路后要向左拐,有四五里山路,不通车,高纯金匹俦背着儿子,牵着女儿步行。

山路上的白雪齐膝深,深一脚浅一脚,踩不到底,脚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有时要从压断了的树上跨已往,有时要从压弯了腰的树下钻已往,碰到树杆或树枝,大雪一堆一堆地往下落,掉在头上,掉进脖子里,女儿和儿子都很懂事,不哭不闹,还觉得挺好玩儿。

高纯金再看看妻子徐华兰,只见她口里吐着柔柔的白雾,脸上红扑扑的,在白雪的映衬下,凭添了几分成熟之美。

来到工地的狗爪棚里,屋檐上吊着长长的冰条子,棚里南风打北浪,高纯金把柴火烧得很旺,让两个孩子取暖,准备烧水、做饭,一拧水笼头,没有水,原来水管凌炸了。高纯金撮来几撮雪,放在锅里,徐华兰生火,烧热了用来洗脸,做饭吃就去没冻的山沟里挑挑水,包菜的叶子一层层地都凌冻了,像实心球,要用热水发开才切得动……

像这样的春节,一连过了好几个。

1985年腊月二十六,高纯金一家4口,坐拖拉机去蛤蟆颈过年,在燕子油坪,碰上水电局的技术主干田九如一行,从山上的工地上下山回县城过年。

田九如看到拖拉机上坐着高纯金一家4口,拖拉机上放着大包小包的年货,有青菜、大米、腊肉。田九如一行感动不已,劝他们一家就在县城过年,条件好一些。

高纯金说不行,山上离不开。

拖拉机“突突突……”又向蛤蟆颈水库偏向而去。

行了一段路程,突然,拖拉机一歪,徐华兰冷不防线倒向了高纯金,高纯金疼爱地将她扶住,顺势抱在怀里,口中念道:“近在咫尺犹恨远,常在欢悦拥抱中。”

受到惊吓的徐华兰满面红晕,越发楚楚感人。她深情地看着一双徐徐懂事的子女,似嗔非嗔地责怪高纯金:“你呀,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

“突突突、突突突……”拖拉机愉快地奔跑着,向前偏向驶去。

1984年8月,已来鹤峰14个年头的高纯金以上佳的体现,和对事情认真卖力,又能刻苦奉献的精神,赢得组织和人民群众的信任,先是当了水电局副局长,8月份当选为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出任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的高纯金,卖力分管全县的水电事情。

那时,县城供电主要靠跳鱼坎、白泉河两个电站。跳鱼坎电站装机1260千瓦,站址就在城区内,白泉河电站装机2500千瓦,站址在溇水上游、下坪区境内。这都是当年举全县之力修建的,曾经惊动过鹤峰山城的巨大工程。

随着时代的生长进步,两个径流式的电站已不能满足县城及其周边农村的需要。特别是冬季枯水季节,就不能保证正常发电。

高纯金上任副县长的当年春节,就经受了一场全城停电的尴尬,被老黎民骂了一次娘。

哪是1984年大年三十,晚上11点55分,全城突然停电,一片漆黑。

正在津津有味寓目春节晚会,准备在新旧交替之后燃放鞭炮,辞旧迎新的全城居民,突然遭遇停电,一切都乱了套,有的找蜡烛,有的找打火机,有的坐着骂娘,辞旧迎新的鞭炮提前燃放开来……

作为分管水电不久的高纯金,心头很是歉疚。原来,为了过好今年这个春节,他开过会,下过电厂,要求各有关单元、人员以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做好各个环节的事情,不出什么问题。不成想,照旧出了问题,而且是在新旧交替的重要时刻。

经过了解,原来是两条水渠的水,均已发电放干。这是原来部署好的,白昼两个渠道都蓄水,把渠装满,让各人过一个灼烁的欢快年,谁知大年三十用电负荷大,只能满发,所以水渠里的水提前放完,也就只好提前停电。

高纯金扶着眼镜,小心翼翼地摸出室外,爬上水电局住房的屋顶,仰望一片漆黑的夜空,再看看突然消失的万家灯火,心里一阵愧疚和酸楚,并油然感应自己这个管水电的副县长担子不轻。

如果不改变现状,老黎民骂娘事小,要害是社会不会快速生长,人民生活质量不会快速提高。他凝视着黑夜,时而另有烟花爆竹的火花在闪灼,高纯金心里悄悄立誓:“争取在3年左右改变这种现状,满足人们的用电需求!”

这时桃山电站,也就是厥后效益十分显著的桃花山电站,已经开始前期事情。

桃山电站就是把流往蛤蟆颈那条河的水,跨流域引到桃山,利用693米的水头发电,高纯金出任指挥长。

桃山电站,就是厥后更名的桃花山电站。那次搞“武昌定计”时,高纯金跑的就是这个工程。

他想,一定要加速这个电站的建设,只要这个装机1.2万千瓦的电站建成投产,县里不仅可以解决全县的照明用电,而且工业用电也不必再发愁,甚至还能外送。

但他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桃山电站耗资两千多万元,引水渠道长达4900多米,还要架设桃山至城关的47公里输电线路,3年时间内建成发电,无论如何都是不现实的。

过完时而灼烁时而漆黑的1984年春节,高纯金经过多方听取意见,又和水电局的领导、技术人员深入实际调研,最后决定在下坪乡境内的两河溪兴建一座大坝,拦蓄两河溪水,在桃山电站未建成之前,利用库水调治下游白泉河等4座径流式电站。

高纯金出任该工程指挥长,以后又出任桃山电站指挥长、太平官田坪排洪隧洞指挥长,集三个“指挥长”于一身,指挥全县的水利水电工程建设。

两河溪水库,坝高35米,是恩施州其时最高的库坝,技术上接纳“三心圆”的石砌拱坝。技术含量也是比力高的。

以高纯金为首的工地指挥部实行以“包”为主的责任制,民工们在多、快、好、省上下功夫,一年多时间就完成2万多立方米,折合标工28.5万余个。工人们自行设计的铁钩脚手架轻便灵活,仅此一项,淘汰木材投资5万余元。

责任编辑:陈平章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